君臣有义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立大名 > 正文内容

我敬佩的一个人|

来源:君臣有义网   时间: 2019-09-24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胡贝嫣

怎么?弦怎么可能拨到心上呢?但是那天特别的场景和优扬的音乐,就像一块烙铁在我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周六晚上,我和妈妈一起去逛街。街道上华灯初上,人来人往,真是热闹非凡。这时我隐约听见喧闹嘈杂的大街上传来了悠扬动听的音乐声,它像一根无形的“绳子”牵引着我,我拉起妈妈的手飞快地跟了上去。

“绳子”将我们拉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面前,这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,他虽然年近古稀,但那双乌黑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,透露着顽强与健硕,残酷的岁月在他瘦小但坚强的脸颊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。他衣着朴素,左手握着陈旧的二胡,右手捏着一把琴弓,正卖力地拉二胡哩!

他一开始是悠扬自得地拉,到后来越拉越有劲,时而埋头低诉,时而仰头高歌,简直到了忘我的境界,我被那富有激情的二胡声深深地震撼了,跃动的音律仿佛讲述着一段段沧桑的记忆。可能是那音乐太有征服力了,老爷爷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,像一根根上下拨动的琴弦,翩翩起舞,就连那一根根花白的头发都跳得不亦乐乎。老爷爷陶醉的拉着二胡,悠扬的音乐声萦绕在我们的耳畔,老爷爷越拉越投入,整个世界仿佛都消失了,只剩他和那把神奇的二胡。

妈妈穿过人群来到我身边,见我痴痴地听音乐,就对我说:“贝贝可真有眼光,这可是红遍大江南北的《黄土高坡》呢。”霎那间,随着摇滚的二胡声,我仿佛置身于黄土高原之上,面前是奔流不息、气势磅礴的黄河,我骑着一匹健壮的野马飞驰在广袤的黄土高坡上……

这弦,是真的拨到心里去了,这个场景在我脑海里刻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,虽然时隔已久,但只要一闭上眼,眼前就浮现出那位老爷爷,他正如痴如醉地拉着二胡,那美妙的音乐一直传到很远很远……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曾彦华

晚上,华灯初上,我和妈妈去步行街逛逛。路边的小贩吆喝着,五彩缤纷的霓虹灯闪烁着,到处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忽然,嘈杂的噪声中传来一阵阵悠扬而欢快的二胡声,钻进了我的耳朵里,像一根根无形的绳子,把我拉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面前。

只见这位老爷爷身材瘦小,衣着朴素,岁月的刻刀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残酷的留下了一条条印记。他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但对音乐的热爱丝毫未减。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充满了活力的光芒,他左手拿着二胡,右手拉着琴弓,正演绎着一首与二胡的风格格格不入的《黄土高坡》。他有时埋头拉,仿佛在低吟着什么;有时又仰头高唱,仿佛在歌颂着广袤的黄土高坡。他用脚打着节拍,头有节奏甩着,头发飞扬起来。

“哟,这个老爷爷是不是疯了?”一个小不点说道。我掩嘴偷笑,心里想:那不叫疯,那叫“疯狂”,痴迷到了疯狂的程度。他仿佛忘记了喧闹的街市,忘记了来来往往的行人,也忘记了他自己,陶醉其中。那一个个跃动的音律,诉说着一段段沧桑的记忆。听着听着,我仿佛来到了黄土高原,骑着一匹野马奔驰在高原之上,波涛汹涌的黄河在我身旁奔流而去,高原上一排排整整齐齐的窑洞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。

不知不觉,老爷爷已经被人们围得里三圈外三圈,大家议论着、赞叹着,唯独没有反应的就是他自己,他好像已经与二胡融为一体了,完全沉浸在琴声里。

二胡老人的这根跃动的弦拨到了我的心上,留下了深深的印记,使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。是的,做人就是要像二胡老人一样,全神贯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。做一件事,要么不干,要么就要做到完美的境界。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何碧妍

每个星期六晚上,我都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人来人往的步行街逛逛。华灯初上,路上的霓虹灯绽放着五彩的光芒,十分美丽。

我在步行街上走着走着,忽然喧闹嘈杂的噪声中传来了一阵悦耳动听的二胡声。

那二胡声像一根无形的绳子,把我拉到了一位白发苍苍,衣着朴素的老爷爷旁边。他虽然已经年愈古稀,但那双乌黑的眼睛依旧那么炯炯有神,岁月的刻刀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沧桑的印记。老爷爷正在拉着二胡,左手上下不停地按压琴弦,右手快速地拉着琴弓,十分陶醉!他时而埋下头,仿佛在低吟着什么;时而又仰着头,好像在和音高歌。他的脚和头也随着二胡声有节奏地摇动起来。老爷爷越拉越起劲,跺脚的动作越来越猛烈,音乐声中,他已经和二胡融武汉哪个医院能看癫痫为一体了。整个世界仿佛就只有他和那把二胡,以及那把二胡演绎着的一个个故事。我仿佛也随着老爷爷的粗犷豪放的《黄土高坡》,来到了那一大片的黄土高原上。

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赞叹着,议论着,唯一没有任何反应的就是老爷爷自己。这时,一个拿着棒棒糖的小女孩跑到我面前,说:“哟,这个老爷爷怎么疯了?”她的话把我从音乐的画面中拉了出来,我听到后抿嘴一笑,说道:“小妹妹,老爷爷那是‘疯狂’的‘疯’,不是‘疯癫’的‘疯’。”这时,我才想起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听了老爷爷的琴声有半个多小时了,差点忘记去逛街的事了。

老爷爷那与众不同的琴声,悄悄地拨到了我的心里,让我久久难以忘怀……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梁艺璇

华灯初上,我和爸爸妈妈吃完饭一起去逛街。我们来到热闹非凡的步行街,看见霓虹灯闪烁着五彩的光芒,非常美丽。

这时,喧闹的街市中传来了一阵欢快的二胡声。

那一阵阵悠扬的二胡声钻进了我的耳朵里,就像一根无形的绳子,把我拉到了一位老爷爷的面前。这位老爷爷白发苍苍,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但那双乌黑的眼睛却依旧炯炯有神,岁月在他瘦小但坚强的脸上刻下了沧桑的印记。

只见老爷爷左手按弦,右手拉琴弓,十分陶醉,拉到了忘我的境界,仿佛世界只剩下他和二胡,以及二胡演绎出的一段段沧桑的故事。忽然,老爷爷热情高涨,时而埋头低吟,时而仰头高唱,脚随着节拍猛烈地上下抖动起来,身体随着粗犷的琴声摇摆着,那一头白色的头发也像飘起来似的。我忍不住与他一同摇摆起来。就在这时,一个手拿棒棒糖的小孩子跑了过来,说:“哇,这个老爷爷是喝醉了酒还是疯了呀?”我不禁笑了笑,解释道:“小朋友,这位老爷爷是太专注,太陶醉了。”是呀,听着二胡声,只需闭上双眼,忘记街道的嘈杂声,忘记人来人往的热闹,这种摇滚的二胡声就会带着你去陕西的黄土高原,在无边无际的原野上,骑上飞驰的骏马……

爷爷拉完了一首豪放的《黄土高原》,我带着好奇走到他身边,赞叹道:“老爷爷,您拉的二胡拨动了整条巷子的人们,拨到了我们的心里了,让我们很感动。”老爷爷笑了笑,一边说一边比划着:“那是黄土高坡上质朴勤劳的人们感动了我们。”是呀,不管过去了多少岁月,不管生活条件多么的恶劣,他们依旧感恩辛勤的祖辈,感谢养育他们的母亲河和那一片黄土地,怎不令人震撼呢。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朱雍明

星期六晚上,我和爸爸妈妈去逛街,街上华灯璀璨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显得热闹非凡。

在街道吵杂的声音中,一股悠扬的二胡声钻进我的耳朵。它像一根无形的绳子把我拉到了附近的一根灯柱旁,原来是一位老人正在拉着二胡。

这位老人身材瘦小,衣着朴素,白发苍苍,他左手扶着二胡,右手拿着弓,无比投入地拉着一曲《黄土高坡》。他那拉二胡的样子十分疯狂,脚随着急速的节奏上下抖动,身体也和着音乐左右摇摆,只见他时而埋头低吟,时而仰头高唱,连银发都飘起来了。我似乎也被感染了,不由自主的跟着旋律摇动着。我仿佛骑着一匹野马奔驰在黄土高波上,看见了奔流不息的黄河,看见了西北最古老的房屋一一窑洞……

突然一个小弟弟跑了过来,看见我和老人夸张的动作,大声的叫:“这个老人和姐姐是不是疯了?”我忽然才醒悟过来,捂嘴偷笑:“嘿,这叫疯狂、痴迷呀!小弟弟。”

老爷爷为什么能用幽怨的二胡拉出如此粗犷豪放的音乐呢?因为弦早已拨到了他的心上。

【老人和二胡】

四(9)班吴承谦

周六晚上,我和爸爸去步行街逛,街上华灯初上,霓虹灯闪烁着迷人的光芒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突然,我被一阵悠扬的曲子吸引过去,我看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正拉着二胡,他衣着朴素,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但那双乌黑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,残酷的岁月在他那瘦小但坚强的的脸颊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。这是一首《黄土高坡》,粗犷豪放。只见他左手拿二胡,右手拉着琴弓,一会儿埋头,一会儿仰头,一会儿跺脚甩头,头发就要飞了起来。我也随着音乐陶醉其中,我好像来到了黄土高坡上,正骑着一匹骏马在原野上飞驰……

突然,人们的嘈杂声把我拉了回来,我才发现老爷爷已经被里一层外一层的人围住了,他们有的说这个老爷爷是疯了吧;有的说那不叫武汉癫痫病专科哪里好疯,因为这是一首粗犷豪放的歌……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,赞叹着,唯一没有反应的是他自己。这位老爷爷好像已经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周围的行人,世界好像只剩下他和那一把二胡,他好像已经和二胡融为一体了。

美妙的音乐使我也忘记了时间。哟,记起要给妈妈买东西,我们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老爷爷,离开那摇滚的二胡声……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林欣澄

周六晚上,我和妈妈一起到了步行街逛,华灯初上,霓虹灯闪烁着五彩的光芒,那里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在喧闹的嘈杂声中,我隐隐约约听到几声悠扬的二胡声。

那一阵欢快的二胡声钻进了我的耳朵里,像一根根无形的绳子将我拉到了一位老人面前。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衣着朴素,身材瘦小,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但一双乌黑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。他左手拿着二胡,右手拿着一把琴弓,拉着《黄土高坡》这首曲子。他越拉越有劲,情绪更加激动,时而埋头,好像在低吟着什么;时而又仰头,好像在嘹亮的歌唱,他那苍白的头发也随着音乐声“舞动”起来。我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二胡声摇滚起来,我仿佛来到了黄土高坡,看见了那奔流不息的黄河,我骑在一匹野马上,和我们的“母亲”一起奔跑在高原上。在那一望无际的原野上,我享受着大地的关怀。

“啊!这个姐姐和这位老爷爷是不是疯了呀?”一个小女孩拿着棒棒糖跑了过来,这时我才回过神来,但人群已经里一层外一层地围住了老人。围观的人们纷纷议论,“这个老人已经陶醉其中了”“他拉二胡真棒”“这二胡的声音真好听呀”……但唯一没有反应的是这位老人,他仍如痴如醉地演奏着粗犷豪放的《黄土高原》。

二胡老人这一根弦拨到了我的心上了,使我久久不能平静。他让我知道了做任何事情都要全神贯注,只有这样,我们才能完成自己的目标,到达成功的彼岸。

【弦拨到了心里】

四(9)班伍思颖

周六晚上,写完作业如同空气般轻松的我,去步行街散步。

呀!步行街上人山人海,霓虹灯闪烁着五彩的光芒。喧闹声中不时传出几声二胡,“咿呀……咿呀……咿呀……”

我顺着声音寻找那个拉琴的人。啊!找到了,在人行道旁一位体形瘦小,穿着棕色鞋子的老人正拉着二胡。他似乎疯了般,摇头晃脑,随着节拍跺着脚,身体也左摇右晃,连头上雪白的头发也飞了起来。这时一个小孩跑到老人面前,仔细打量了老人后,对我说:“姐姐,这个老人是不是疯了?”

我走上前去听,觉得老人的二胡拉得非常厉害,为什么呢?因为二胡的声音一般让人感到悲伤的,而这个老人拉出来的声音却是跃动、欢快的。他那像被刀刻下的皱纹挤在一起,上面写满了沧桑的印记。

老人如痴如醉地拉着《黄土高坡》,那二胡的声音将我带到了一个脚下满是黄土的高原,一匹匹野马跳跃着,飞奔着,气势磅礴的黄河奔流而去……太好听了!我不禁也跟着老人一起摇滚,跺脚,低头,甩头……

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里一圈外一圈,大家议论着,赞叹着,唯一没有反应的是老人自己,他已经和二胡融为一体了。

这琴声太好听了,好似“仙乐”钻进了别人的耳朵里,拨到了人们的心里。尽管我和老人素不相识,但是琴声永远刻在脑海里,连时间都无法冲淡。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高芯怡

周六晚上,吃完晚饭后,我和家人们来到步行街逛街。街上华灯初上,霓虹灯闪烁着迷人的光彩。

突然,从喧闹嘈杂的噪声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二胡声。

欢快的二胡声钻进我的耳朵里,像一根无形的绳子,将我拉到一位老人面前。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他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但那双乌黑的眼睛依旧炯炯有神,残酷的岁月在他那瘦小但坚强的的脸颊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。这位老人左手拿着二胡,右手拉着弓,穿着一身很朴素的衣服。他演奏的是《黄土高坡》这首曲子,这首曲子豪放、粗犷。

老爷爷拉得入了迷,连他自己也陶醉其中了,随着音乐摇滚起来,身体像跳着舞一样快速晃动,把行人置若罔闻。他专心致志地拉着二胡,时而埋头低吟,时而仰头高唱,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他和那把二胡,以及那把二胡演绎的一个个故事。我开始跟着老人低声吟唱,完全忘记了时间。突然,弟弟大叫了我一声,我才想起竟然听着听着忘记了逛街,也忘记了时间。我这才发现利必通拉莫三嗪价格,行人已经把老人里一圈,外一圈地围了起来,如痴如醉地欣赏着美妙的音乐。老爷爷似乎也跟我一样忘记了时间,还在那兴奋地拉着他的二胡。

老爷爷拉的二胡声真美妙啊!那一条条会发出优美歌声的弦拨到了我心上,这真是我听过最动听的音乐了。

【我敬佩的一个人】

四(9)班陈梓莹

周六晚上,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去逛街,霓虹灯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,绚丽多彩的街上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忽然,嘈杂的噪声中传来了一阵悦耳的二胡声,我随着二胡声来到了红绿灯柱旁。

只见灯柱下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正在拉着二胡。他身材瘦小,衣着朴素,岁月的刻刀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一道道印记,那皱纹纵横交错,铭记着他多年来的千辛万苦。他摇头晃脑地拉着二胡,一个小孩跑过来叫道:“这位老爷爷是不是疯了呀?”我小声地说:“不是疯了,是他太痴迷了。”因为这位老爷爷深深陶醉在他的音乐世界里,脚跟着节奏抖动起来,身体随着音乐摇动,完全对行人置若罔闻。

他越拉越有劲,时而埋头低吟,时而仰头高唱,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和那把二胡,演绎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。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赞叹着,议论着,唯独没有任何反应的是他自己,他好像和二胡融为一体了,忘记了自己身在喧闹的城市,忘记了来来往往的人们,也忘记了时间。我听着听着,仿佛眼前也出现了川流不息的黄河,仿佛自己骑着一匹骏马在高原上奔驰。“哟,这位姐姐和老爷爷一样疯了。”在那小孩惊奇的叫声中,我才从老爷爷的音乐世界中回过神来。

啊,我真敬佩这位老爷爷,他用音乐教会了我无论做什么事情,必须要全神贯注,不被外界的人和事所影响,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。

【全神贯注的二胡老人】

四(9)班黄耀锋

周六晚上华灯初上,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去逛街,霓虹灯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。

突然在吵杂的噪声中有一股悠扬的二胡声飞进了我的耳朵,像一根无形的绳子,拉着我来到了一位白发苍苍老人面前。他衣着朴素,身材瘦小,岁月的刻刀在那饱满风霜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印记。

他用二胡拉出了一个个跃动的音符,仿佛在讲述着一个个美好的故事。拉那首粗犷豪放的《黄土高坡》时,他的脚跟着节奏上下抖着,身体也在不停地摇摆,时而埋头低吟,时而仰头高唱,他专心致志地拉着,完全陶醉其中,整个世界仿佛只有他和他的二胡,以及那把二胡演绎的一个个美好的故事。他忘记了喧闹的街市,忘记了路过的行人,忘记了时间……听着听着,我也随着音乐一起摇摆起来,我仿佛来到了黄土高坡,骑着一匹骏马在高原上奔驰,还看见了奔流不息的黄河……

突然有一位小孩走过来说:“这位大哥哥和老爷爷好像疯了。”这时沉醉在音乐里的我才醒悟过来。人们把老人包围得水泄不通,个个议论纷纷,有人说老人真是厉害,宝刀未老呀;有人说这位老人和音乐融为一体了……

这位老人的音乐让人感动,时至今日,好像仍在耳边萦绕;老人全神贯注的精神更让我敬佩,学习就要有这么一股劲。

【让我敬佩的一位老人】

四(9)班李惠楹

周六的晚上,华灯初上,我和爸爸妈妈在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闲逛。

突然,在喧闹嘈杂的噪声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二胡声,我加快了脚步,向传来声音的方向走去。只见在红绿灯旁,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,他衣着朴素,身材瘦小,岁月的刻刀在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印记。老人正在拉二胡,他右手拉着琴弓,左手拿着二胡,一脸陶醉的样子。

我仔细地听了听,哟!这不是流行的摇滚歌曲《黄土高坡》吗?二胡演奏出来的曲子都不应该是悲伤的吗?怎么二胡在这位老人的手上演奏出了摇滚的味道?他专心致志地拉着,和着节奏跺着脚,身体也在跟旋律摆动,时而埋头低吟,时而仰头高唱,连头发也随风飞扬,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和他的二胡,那跃动的音符好像在讲述着一个个美妙的故事。

听着听着,我也情不自禁地随着旋律摆动。突然,一个天真的小弟弟说:“这个爷爷和姐姐怎么都疯了呀?”这时我才回过神来,对那个小弟弟说:“小弟弟,这不是疯,而是疯狂。“路过的行人都被这位疯狂的老人给吸引住了,里一层外一层地围住老人,老人完全不知道有这么多的行人看着他,还是继续在那陶醉地拉着二胡。

武汉哪个医院看小儿癫痫病好

这位街头老人的二胡拨到了我们的心里了,我敬佩这位陶醉于二胡声中的老人。

【弦拨到了心里】

四(9)班杨贺雯

周六晚上,我和妈妈、爸爸一起去步行街闲逛。街上的霓虹灯闪烁着五彩的光芒,人来人往,真是热闹非凡。

在一片喧闹嘈杂的噪声传来一阵欢快的二胡声,它不知不觉地钻进我的耳朵,那声音像一根无形的绳子将我拉到一位老者面前。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,衣着很朴素,身材瘦小,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但那双乌黑光亮的眼睛却依旧炯炯有神。老爷爷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绽着纵横交错的皱纹,好像铭记着他多年来的千辛万苦,但他还是精神瞿烁。他坐在斑马线旁的红绿灯下拉着二胡。只见他左手拿着二胡,右手拉着琴弓,专心致志地拉着,时而埋头,好像在低吟着什么;时而仰头高唱;他的脚在打着拍子,头喝着琴声摇动起来,特别是他那满头苍白的头发,一直在跳着疯狂的舞蹈。

他陶醉其中,随着音乐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摇滚起来,把行人们都置若罔闻了。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和手上那一把二胡,以及他那一把二胡演绎的一个个故事……听着听着,我仿佛也来到了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坡,看见了川流不息的黄河,我骑在野马奔驰在原野上……。突然一位小女孩跑过来问:“这位爷爷是不是疯了?”我听见了便捂嘴偷笑,说:“这老爷爷不是疯了,而是痴迷。”

虽然过了这么久,但老爷爷全神贯注拉琴的样子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。他让我明白,如果一件事值得去做,而且要做得好,就应该全神贯注。

【全神贯注的老人】

四(9)班钟文灿

新会有很多地方可以逛街,但我最喜欢去步行街了。

周六晚上,我跟父母一起来到步行街,这里华灯初上,人来人往,热闹非凡,霓虹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
忽然,我在喧闹嘈杂的噪声中听见了一阵阵悠扬的二胡声,我随着二胡声在人群里寻找着声音的来源。

我终于找到了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他身材瘦小,衣着朴素,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,铭记着他多年以来经历的千辛万苦,但仍精神矍铄。只见他左手握着二胡,右手拿着琴弓拉了起来,这时我听出了是一首豪放的摇滚歌曲《黄土高坡》。老人如痴如醉地拉着,身体随着音乐不由自主地摇滚起来,他有时埋头低吟,有时仰头高唱,有时跺脚,有时甩头,把行人都置若罔闻了。他在那里专心致志地拉着,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和他的那把二胡。那一个个个跃动的音律,仿佛在跟我讲述着一段段沧桑的记忆。

随着音乐,我也不由自主的摇滚起来!听着听着,我仿佛看到了那波涛汹涌的黄河,也仿佛骑上了野马在黄土地上飞奔起来。这时,一位天真活泼的孩子跑过来,说:“老爷爷和大哥哥都疯了。”我掩嘴偷笑,说:“不是疯了,而是痴迷了。”

音乐中的老爷爷忘记了热闹的街市,忘记了来来往往的行人,也忘记了时间,全神贯注地沉醉在他的世界里。

我从这位拉二胡的老人身上深受启发,要把事情做好,就得要全神贯注才能事半功倍。

【弦拨到心上了】

四(9)班黄雅雯

周六晚上,吃饱晚饭后,我跟着爸爸妈妈去逛街。步行街上华灯初上,人来人往,真是热闹非凡啊!

忽然,从喧闹嘈杂的噪声中传来了一阵欢快的二胡声,它像一根无形的绳子将我拉到一位老者面前。

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他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但那双乌黑的眼睛仍炯炯有神,额头上的纵横交错的皱纹,好像铭记着他多年来的千辛万苦。老爷爷就坐在斑马线旁的柱子边拉着二胡,他已经陶醉其中,身体随着音乐不由自主地摇滚起来,把行人们都置若罔闻了。

啊,老爷爷越拉越有劲,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和他手上的那把二胡。那一个个跃动的音律,好像讲述着一段段沧桑的记忆。他时而埋头低吟,时而仰头高唱。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,大家都赞叹着,议论着,唯一没有任何反应的就是他自己,他好像和二胡融为一体了。我听着听着,仿佛看见了广袤的黄土高坡,看见原野上那一群奔驰的野马……

“这老爷爷是不是疯了?”一个女孩惊讶地说。我听了吃吃地笑了。

老爷爷把弦拨到了人们的心里,粗犷豪放的音乐深深地感染了人们。我也深有感触,如果要做好一件事,就应该像老爷爷拉二胡一样全神贯注,这样一定能做到最好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conwt.com  君臣有义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