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臣有义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上之质 > 正文内容

调皮儿子孝心泪_情感文章

来源:君臣有义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儿时,我记得母亲就孱弱多病,身体常常每况愈下,躺在床上跟病魔抗衡;每次,瞧着母亲枯黄憔悴的脸,黯然伤神的眼神,我的心头,总会涌上一股颤栗栗的酸楚。

  父亲驾驭着家里的生计:常年在外辛劳奔波;因为生活艰苦,又常常疲惫煎熬,时间愈久,也便积劳成疾;因此,父亲也害过不少病。记得有一年,那会我还幼小,父亲竟双腿麻痹瘫痪了,一下子卧倒僵持了几个月;天天粗茶淡饭,又膳食后灌饮汤药,父亲真是从中吃尽了苦头;虽说病情渐而好转了,人却削瘦了一圈。

  父母身体差,可为了家,为了养育我:年复一年地辛勤耕耘劳作着,从未间隔歇息过,哪里享过一天的福;打小,我是目睹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你说,父母辛苦熬过了大半辈子,总算家里的事铺排完了,是该享清福的年龄了。偏偏,父亲八年前患了脑硬塞,幸亏治疗的及时,算是捡了条命;病是得到了有效控制并趋于好转,却遗憾留下了后遗症;走路蹩脚,趔趔趄趄的,勉强着能照顾他自个。母亲挨着又腰酸背痛,到医院检查下,谁知得了骨质增生;医生嘱咐母亲年龄大了,经不起手术折腾,只能以药养病;看着母亲顿顿饭后,手里攥着大把大把的药往嘴里捂,我心里不觉间,就涌上一潮潮纠心的痛苦。

  月有阴晴圆缺,人有祸福旦夕;有时,孝也不能随人心愿。前几年,我又遭殃了一场大病;远离了家,在济南接受了大半年的治疗;我从中深有体会:真是受尽了疾病的折磨与煎熬。每天,睁眼就是大瓶小瓶的药袋悬于面前;我躺在床上又动弹不得,难受起来饭也吞不下;每逢照镜子,了着自个的脸萎靡不堪,手背胳膊上,布满了密密麻麻赫然扎针的痕迹;我常常以泪洗面,偷偷地哭过很多次。

  那会,父亲陪床照顾我,天天没日没夜地侍候于我身边;看着父亲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还每日悉心照料我,我真是于心不忍,而又无可耐何。

  天底下,哪有父母不疼爱自己儿子的!我常常窥视父亲的眼红润润的,就知道他又背着我抹泪了;看着父亲仁慈和蔼的脸,又那般安抚鼓励我:我心里更是感激惴惴不安起来。我想:我不是个争气孝顺的儿子,我都几十岁的人了,病糟蹋了自个不说,还拖累父亲,拖累了一癫痫病最好吃什么药治疗大家人;真是枉费了父母的养育之恩。每每想到这:我的泪水就禁不住地汹涌着,哭又哭不出来,哽咽着深深地埋藏于心底。

 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我没有辜负父母亲人的厚望,真是苍天赐予给我又一次生命。我想:我终于可以荡起生活的双浆,也能好好地孝敬父母的大恩大德了。

  病初瘥之后:我返回了老家,又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母亲;母亲望着我健康无恙地回来,大老远的就跑着迎上去。我打量下母亲:瞧她人瘦了,恍惚间一下子衰老了很多;眼睛塌陷了,皱纹也爬满了脸上,沟沟壑壑般勒得很深很深。母亲瞧见我,她眼框里就溢满了泪水,又喜又悲的表情让我痛苦难忍。

  母亲哭泣着,用手抚摸起我的脸,我也情不自禁地盈出了泪花;随后,我深情地抱着母亲拥了很久很久。我说:“‘妈’……你千万可别哭了,你了了?这眼都让你哭瞎了,我不好好地回来了吗?你就别担心我了。”母亲拭着泪痕,瞧着我端详了一会,喃喃地说:“‘妈’——不哭了,可盼你回来了,回来就好……”瞥见母亲骨瘦如材的身板,白发染满了双鬓,眼睛都差点为我哭瞎;做为她的儿子,我心里总觉得懊恼愧疚;我真是个不孝的儿子,让母亲为我操碎了心。

  我在城里住,父母在乡下。父母体贴我生活的不容易:身体又差,日积月累地辛苦拼搏;几年下来,外债也偿还得所剩无几了,真是没少吃苦受罪;如今,虽是租赁的房子,年年还得付房租,可日子总算有点起色了。

  我跟父母说:“你们都老了,身体又不好,不行,我就搬回老家住,也好照料你们。”妻子也赞同我的想法。母亲却说:“如今,城里多繁华热闹呀!干啥都方便,村里很多年青人都涌着往城里挤,你怎么能回家呢!家里地少不说,可就是没就业挣钱的地方,你还是在城里混吧!好在能逢上些机会。我跟你爸虽说年纪大了,可家里也没啥忙活操心的事;再说,我俩也能相互照料,你就别瞎想折腾了;妈支持你在城里闯荡,你就安心忙你的事,家里倒不必牵挂。”听完母亲的话,我心里总不是个滋味。父母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,身体又不好,还那般照顾体贴我,我深感到父母为我呕心沥血、良苦用心无私的伟大!我却少给了父母很多关爱,我真是个不孝的儿子。

  春节前夕,我跟妻带着女儿回老哈尔滨看癫痫去哪家医院好家探望父母;深感家里气候寒冷,屋里竟没一点热气。妻说:“家里这般酷冷,在家住多受罪呀!再说了,父母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怎么能经得起这般摧残。”我就劝慰父母往城里住些日子,开了春再回来。开始,父母死活不答应,后来,妻也帮我说服他们,在我与妻的死磨硬泡下,父母终于勉强着答应了。顿时,我心里忽地高兴敞亮了起来;心想这下:终于可以孝顺回父母了!

  那日,天气晴朗,阳光明媚,微风徐徐地凛冽着。我扛着大包小包的行囊,妻也拎着一兜兜的;最活泼调皮得要数我的女儿,她抢着分担行礼,也抱拥起一摞摞的行礼。看着,她淘气天真的样子:走路歪歪扭扭,累得缩头跛腿的;父母脸上粲然地挂着笑容,我是“眯眯”了眼,妻子噘着嘴,媚眼瞟着女儿“咯咯”了起来。一会儿,母亲哄着女儿要替她抱下;她还斜愣下眼珠,拗着性子,硬是不给,竟犟着撒娇似的飞跑了起来。母亲抿了嘴,笑着说:“瞧瞧——这‘丫头’都怜惜疼爱奶奶了,真是个孝顺孙女。”父亲听了“呵呵”着,妻子也频频点头,跟母亲迎了脸。我却一声没吭哧,我在心里想:“‘唉!’我还不如个孩子,哪里尽过孝心,实在是内疚惭愧呀!”

  搭上车,我跟母亲挨坐下,瞅着母亲的眼光,从车窗里遥望老家的瓦房,脸色阴郁着怅惘起来。我心里就想到:母亲又恋恋不舍老家了,她在家住得时间久了,结下了深厚的情结;突然间离开,她心里像一下子空虚了许多。我说:“‘妈妈’……您在望什么呢?脸色那么难堪,不会挂念家了吧!”母亲扭了头,笑了眼,瞅着我说:“家虽破烂不堪,可总算个家;你看?我这没出过远门,猛地离开了家,心里倒像缺了许多东西似的,真不是个滋味。”我深知父母为了家,养育我有多么地不容易;如今,我是长大成家立业了,父母却一天天地老去;不知,我跟父母还能相拥多久!又想到父母身体不好,生活过得又那么节俭;我的泪水就不觉间涌了出来。#p#分页标题#e#

  父母终于住进了我家里,这家一下子真是热闹沸腾了起来。进了家门:女儿连忙给爷爷奶奶搬椅子,妻给父母沏茶倒水,我给他们铺了床。看着父母盈笑着脸,我心里是那么地幸福快乐。母亲闲不住,非帮妻张罗饭不可,妻是婉言谢绝。母亲谦让争执了一番,拗不过妻,自个又呆滞不住;一会儿,她钻进武汉治癫痫哪个医院好厨房了一眼妻,一会儿,她又徘徊到书房,瞅下我的女儿;瞧她竟抓头挠腮似的窘迫了起来。妻忙碌做饭,女儿写功课;我就跟父母促膝坐着,陪他们说话聊天;父母的话岔:从这儿扯到那,又从那儿扯回这,家中里里外外,长长短短地絮叨。父母娓娓地道来;我就乖乖地耸耳倾听,感觉心里很踏实舒畅,好像又重新找回了家的感觉。

  那些天,我跟妻上班忙,都凑空轮着赶回家给父母做饭。妻的厨艺不错,粥熬得黏稠适宜,口感有味,菜也炒得味美佳肴。看着父母吃得香喷喷的,笑容从嘴里甜到心里,我是多少地满足欣慰。轮到我回家做饭,我清楚我的厨艺糟糕的很,就不敢造次献丑了,常常顺便买些饭菜拎着回家。父母总批评我浪费不节省:挣个钱不容易,要积攒些,节俭着花;以后,孩子大了,花钱的地方多着呢!这么奢侈浪费怎么能行!

  后来,父母两人磋商,也就不让我跟妻做饭了;父亲帮母亲捡菜淘洗,母亲围了灶巾,自个“叮哩咣当”了起来。这让妻感到很无奈尴尬,我也心酸困惑了起来。妻还跟我说:“这爸妈哪里是来享福?分明是伺候咱一家了,这怎么能行!”听了妻的话,我噎着无语了,一句话也没吐出来。蛮想父母来一朝住些日子享个清享,谁知?我们一家又成了父母的累赘,真让我惶惶戚戚起来。

  刚过了年,父母就嚷嚷着要回老家。我跟妈说:“这会,天还冷着,再呆些日子吧,我让妻请假陪你们,开了春再走不辞。”母亲说:“这怎么能行,一个人挣钱哪里会够花?我跟你爸可不能给你们添麻烦,你说?这城里出门就得花钱,没钱日子真不好过;看来,俺年老的人总觉得城里好,真没想到还这般残酷。这可不抵在老家了:粮食又丰盛,菜随便植些就够吃了,还能养群鸡鸭什么的,就凑合着过了,可比在城里负担轻多了。”

  我知道父母体贴我,体贴我们一家人,这更让我心里愧疚不安。我想:我这个当儿子的太没用了,这么大的人了,还让父母整天体贴惦记,这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;想到这,我心酸地淌出了泪花。母亲瞧我掉眼泪,赶忙劝了我说:“你看——你这何苦嘛!这么大的人了,还抹啥眼泪,这不都好好的吗?妈知道你心里有我们,儿子心里有父母就知足了,非得一朝一夕聚在一块吗?再说了,家里也挺好,都守了大半辈子了,怎么会舍弃离开呢癫痫病的偏方!”

  那天,父母要走,我跟妻死活挽留不住,也只好遵从他们的恣意了。妻瞧父母要回去,她就去市上买了很多礼物。我背着个大包袱,妻拎着礼物,父母牵着孙女的手就出发了。

  到了车站,我问母亲:“‘妈’——真不想让你们回去,你说,你慌什么?这么快就回去了。”母亲笑着说:“‘唉’跟你讲吧,在城里住还真不习惯,天天爬楼下楼的,累死人,可没家里平地顺溜自在了;再说,还得天天闷在家里,又没处串门,出门两眼黑魆魆似的,谁也不认识,实在是憋得慌。”母亲瞥了我一眼,接着说,“你以后可要注意身体,天天熬夜怎么能行,时间久了,怕是撑不住;日子过好过坏不算什么,身体可不能迁就,要怜惜自个,可记心里了。”听完母亲的话,我不住地“嗯嗯”点头(美文网 )。

  车要走了,父母都坐上了,女儿却又缠着不让他们走,还揉捏着眼睛。妻是连忙哄她,母亲就坐稳不住,慌急下了车,搂了她一会,还塞给她一些零钱。妻接着掏了出来,塞给了母亲,母亲又掏了出来,塞给了孩子。这么,两人撕扯谦让一会,车要启动了,母亲忙搂着孩子吻了下脸蛋,挺身上了车。妻追赶过去说:“‘妈’——你这是客气啥!我们照顾你们真够少得了,你还破费给孩子钱……”母亲笑着脸,打断了妻的话,语气心长地说:“你瞧——这孩子一年半载得见不了几次,有时,真挺想她的。你们两口也不容易,在城里过日子多艰难呀,就别为我们操心了,你瞧?这身体不都好好的吗!得闲了,你就带孩子回去一朝。”听完母亲的话,妻点头,我也点头。

  车驱行了起来,女儿疯撵着追车,嘴里喊着“爷爷奶奶”,还禁不住“哇哇”地哭了起来;我看见父母听到孩子的叫声哭声,他们的手都在脸上抹起了泪花。父母走了,我跟妻领着女儿返回走;一路上,女儿耷拉着脸,我没有吭声,妻也没话说,她脸上滚淌了泪水,我也禁不住潸然泪下。

  父母养儿防老,我却在父母最需要我的时侯,没能照顾好他们,我愧对了父母的养育之恩。我想:我不是个孝顺的儿子,没有给予父母一点幸福。还让父母那般体贴照顾我,照顾我的女儿,庝爱我们一家。我不觉中又感叹可怜起父母的一片苦心,我为我不是父母的骄子、孝顺儿子而深深自责痛苦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conwt.com  君臣有义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