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臣有义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王子腾 > 正文内容

浪漫不怕前女友

来源:君臣有义网   时间: 2021-10-06

  李含觉得,相亲总是离不了刻意,没有一丝浪漫可言,自然是遇不到真爱的。可又架不住身边朋友的热情,不得不和那些无趣的相亲男在咖啡馆或餐厅打发周末时光,直到她遇到了沈年……
  
  李含27岁这年遇到沈年。相亲,同学介绍,刻意的场景,刻意的对白,没有一丝浪漫可言,自然是遇不到真爱。沈年是李含遇到的特例,在IT公司上班,长相不算英俊,但眉宇清朗,一派斯文。第一次见面因为堵车李含晚到了一小时,他在咖啡馆静静地等着,没有打电话催她,也没有提前离开。
  
  诚然,沈年的态度以及不错的谈吐,是李含被他吸引的起因,不过也只是吸引而已。她远没有天真到通过一次相亲就对一个陌生男人托付终身的地步。分开时,沈年约她第二天看话剧,李含没有拒绝,不是因为他提前买好了票,而是他对这次见面做足了准备,她愿意给他机会。
  
  沈年很守时,约了晚上六点来接她,五点四十就到了,李含把一头直发吹成了自然卷,又换了几套衣服,最后确定一件蓝色的吊带长裙,很文艺又很性感。六点十分下楼,沈年看到她时,眼睛直了那么几秒,连声夸她好美!
  
  话剧八点开演,沈年载她先去吃大脑异常放电的症状和原因如何治疗晚饭。中途,沈年接了一个电话,李含听到他说,好,二十分钟后到。挂了电话,沈年向她道歉,说朋友临时有急事,他要去一趟。说完,就起身离开。
  
  这晚演的是《恋爱的犀牛》。舞台上,马路说,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,一眼望去,满街都是美女。剧场冷气开得很大,李含在那一刻觉得真冷啊,原来以为是爱情,现在看来,是她眼神不够好。
  
  要不是沈年在散场后来接李含,大概他们的关系也就此结束了。为表示歉意,沈年提出要请李含吃饭,李含说了一家烧烤店。沈年很惊讶,说你也喜欢?李含点头笑,说自己是那儿的常客。沈年说,难怪一开始他就觉得李含面熟,可能两人早就照过面。
  
  缘分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怪,转来转去,转到最开始遇见的地方,深夜一点,沈年送李含回家。李含进门开灯后收到沈年的短信,只是简单的两个字:晚安。
  
  那晚,李含睡得特别安稳。早晨被沈年的电话吵醒,他已在楼下,因为要去李含上班的附近办事,所以顺道来接她。快到公司楼下时,沈年说,李含,我喜欢你,你性格温和,不做作,不无理取闹,我想我们应该合得来。
  
  李含犹豫了,治疗羊羔疯要多钱明明期待他的第二步,可这第二步来了,她却说,我需要想一想。李含要想一想的原因是,沈年向她坦承,他曾有一段谈了七年的感情。
  
  这天后,沈年开始每天接送她上下班,会在QQ上叮嘱她注意防暑,会在周末邀请她去郊游,谈不上多主动,但一切都顺其自然。半个月后,沈年再次表白,李含答应当他的女朋友。
  
  交往到第二个月,沈年没有送过玫瑰花,也没有说过“我爱你”。他一直都是温和的,除去牵手亲吻,没有进一步。恋爱就一直这么淡淡地谈着。如果不是瑞秋出现,接下来,他们大概会和所有的情侣一样,拜见父母,谈婚论嫁。
  
  瑞秋就是沈年那段七年感情的女主角。而且她还有沈年公寓的钥匙。某个周末,李含和沈年窝在沙发上看电影,门突然开了,一个女孩子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,撒娇地喊道,沈年,有没有好吃的,我快饿死了。
  
  沈年有些尴尬地站起来,向李含介绍,这是瑞秋。未及李含作反应,瑞秋就说,你好,沈年的现任女友,我是他的前女友。李含承认自己传统又保守,所以她接受不了这种“分手后还是朋友”的关系。当瑞秋大大咧咧地坐在沈年的书房里上网时,李含再也坐不住了,找了个借河南哪家医院医癫痫好口逃了出来。
  
  沈年追了出来,一路解释两人的关系清白,说瑞秋有男朋友。可是这些在李含看来,是他对上段感情的不舍。
  
  第二天早上李含看到沈年的车停在自家楼下。他竟然在她楼下等了一整晚,他沙哑着声音说,你快要迟到了。他用他的沉稳和坚持,再次击败了李含。冷战了几天,李含原谅了他。
  
  只是当她知道,瑞秋和她的现男友竟然就住在沈年楼上那套公寓时,她彻底地不淡定了。沈年说,瑞秋和她男友刚回国,找不到住的地方,刚好我楼上有房出租,所以就帮她租下来了。
  
  李含说,是她甩了你,你还帮她?沈年说,傻瓜,分手了不一定是仇人,也可以是朋友。接下来,吃饭、看电影都是四个人,更可悲的是,这四个人中,李含永远像个外人,瑞秋和沈年、和现男友说话,她永远插不上嘴。瑞秋的男友是美国人,完全不计较,他说,瑞秋是自由的。只有李含是不自由的,她看着沈年为瑞秋忙前忙后,妒忌得不行。
  
  所以当她无意间得知,瑞秋回国的时间正是看话剧那晚时,彻底爆发了。他提前退场只是因为要去机场接前女友。他追求她只是因为她性格温和,不会无理取闹,可以放安徽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纵他和他的前女友当朋友。但这次,李含决定无理取闹一次,她提出了分手。
  
  那段时间,李含为一个活动策划连续加了半个月班,活动做完,她也病倒了,肠胃型感冒引发了胃出血,同事把她送到医院。医生说,要开刀,需要家属签字。
  
  李含的父母都在外地,她一向是报喜不报忧。最后打电话给沈年,他用最快的速度赶来,签完字后一直在手术室外等着她。一个小时的手术时间不长不短,虽然打了麻药,但大脑还是清醒的。沈年紧紧握着她的手说,放心,我会照顾你。沈年请了假,每天从家里煲好汤带到医院,就连上洗手间这种事情,他都会帮忙。因为怕医院集中熬出来的药不好,每天晚上都是他自己熬两次药,每次要三个小时。
  
  沈年的这些细枝末节打败了别人的浪漫,也征服了李含。出院后,沈年将李含接到自己家,李含想到楼上的瑞秋,心里是不舒服的,沈年看出了她的小心思,说,因为你不高兴,所以我请瑞秋和她男朋友搬走了。
  
  那一刻,李含是欣喜的。所谓浪漫,其实就是他一直在,不离不弃。也许以后还会遇到沈年的前女友,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?她要的是,现在和沈年在一起。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conwt.com  君臣有义网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